疫情期間,許多婚禮需要延期。

他們決定把一切簡化,在家中證婚。

由於許多親友都不在香港,幾個摯友、律師和工作人員就成為了見證人。

婚禮儀式,簡簡單單就好了。

真正重要的,是四目交投時,能打從心底地說「我願意」